翻滚在地平线上的企鹅

是个写手
和不负责随便剪的剪刀手
以及胡搞瞎搞修图的

【OP】Who killed cock robin?(基罗 KL)

Who Killed Cock Robin? 

阅读指南:我记得写这个的时候我父母在吵架,吵的很厉害,我亲爹好像喝多了。一两年前写的了,现在看自己都不知道当时在想啥。依旧小学生文笔,依旧po出来找同好。毕竟我萌的cp那么冷。


谁杀了知更鸟? 
黑中带红的颜色渲染了梦境…犹如另一扇门立在Kidd面前,却迟迟不打开…
是我,麻雀说
梦中低空飞行的鸟儿是赎罪人们的聆听者,轻轻吟唱的旋律并不让人陶醉…
用我的弓和箭
死人没有了依偎,只有在坟墓中慢慢腐朽的灵魂,另人厌倦而又无可奈何…
我杀了知更鸟。 
弦裂。Kidd困在这里。这个拥有生命却吞噬生命的地方。他其实只想找到Law…

谁看见他死去? 
昏暗的灯光打在对方身上,像审判一般,Kidd是被审判者。“Law…”他喃喃道…
是我,苍蝇说
风卷起了尘土,灰扬了起来,混沌之间只留下了一片寒光。刀面倒映着他的脸…
用我的小眼睛
“我知道是你…”Kidd沙哑的声线已经听不出曾经的霸气,但是眼中的威严却不减当初…
我看见他死去。 
刀落。Kidd咬紧了牙。比起身体,心更加痛。但他能做的唯有忍受…

谁取走他的血? 
鲜红的液体顺着胳膊流下来,空气中增加了血腥的味道,他喜欢…
是我,鱼说
“啧…像个白痴…”Law蹲下看着他,那个能够忍耐痛的家伙。至少浑身的伤也没有出一声…
用我的小碟子
“别说你爱我!”看到对方微张着嘴他立刻打断。逃避已经成为了习惯,面对将会更加困难。
我取走他的血。
“我爱你。”如誓言一般。Law不再说话。刀光剑影。引出了更多的鲜血…

谁为他做寿衣? 
“我…甚至不认识你…”Law轻声问道,换来了对方短促的笑声。Law皱了皱眉…
是我,甲虫说
Kidd的锁链被解开,就像熟人似的稳住Law的肩道:“你曾经也这样审判人的…”
用我的针和线
Law愣了一下,没有料到他对自己的曾经这么了解。可他是谁?需要赎罪的犯人么?
我会来做寿衣。 
“可是我头一次享受呢…”Law的疑惑更大。但他冷漠地拍掉对方搭在自己肩上的手…

谁为他掘墓? 
Kidd从不会绝望。即使自己最爱的人已经彻底忘记自己。但他相信自己迟早能使他恢复。
是我,猫头鹰说
Law觉得对方似曾相识,但仅仅是似曾相识。他在记忆的海洋寻找,也找不出丝毫联系。
用我的凿和铲
这没关系。这是他们二人的想法。两人知道这里的故事永远不能全弄明白。
我会来掘墓。 
微笑。二人扯出相同的微笑。但给人的感觉却不同。可是旁观者会觉得压抑…

谁来当牧师? 
Kidd浅笑着凑近Law,Law感觉到了对方的气势却没有后退半步。直视着他的眼睛。
乌鸦说,是我
Kidd捧起了Law的脸,仔细的观察着。他要把这脸的所有记在心中,永不忘记…
用我的小本子,
Law锐利的眼神后面还藏着一片迷茫。这感觉太熟悉了。他到底是谁…
我会来做牧师。
泪掉。捧着Law的手微微有些颤抖。赎罪吧,少年。趁还有赎罪的机会。

谁来当执事? 
Law的疑惑不知该如何解答。想张嘴问一下,却被堵住。Kidd用唇堵住了Law所有的问题。
是我,云雀说
血与泪混杂在一起慢慢滑落。终点是他们相拥的嘴。咸与血腥的味道充斥着口腔…
只要不在夜晚
Law的眼睛因为惊讶而瞪大。“唔…”他只能发出这一个音节。对方闭着眼睛,享受着… 
我就会当执事。 
神灵。宽恕我们吧。分离已久的孩子回家了。他们的故事请你娓娓道来。

谁来拿火炬? 
Kidd珍惜着。没关系…你还有我…他不顾口腔的异味,灵巧的用舌撬开对方微颤的双齿…
红雀说,是我
就像曾经的很多次一样,Law没有反抗。他在这莫名的吻的欢愉中,努力思考着为什么…
我立刻把它拿来
Kidd的舌进入了Law的嘴,贪婪地占取着他的一切。Law闭上了眼。他突然不舍得停下…
我将会拿火炬。
我们没有信仰。我们只相信自己。还有彼此。祈求原谅和乞求原谅…你选哪个?

谁来当主祭? 
Kidd的舌缠绕上Law因为本能而躲避的舌头。Law觉得呼吸有些困难,可是他没有停下…
是我,鸽子说
舌头的触感是灵敏的。两人口中的纠缠使他们放弃了思考。一切遵从身体的本能… 
我要哀悼挚爱
Kidd的舌头从Law口中撤离。Law因为缺氧浑身没有力气,他瘫倒在对方怀里… 
我将会当主祭。 
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我也爱你。

谁来抬棺? 
“Eustass当家的…”Law带着微红的面颊轻轻念出了这个名字…Kidd仿佛看到了希望…
是我,鸢说
“是谁…?”希望的心一下子跌入了谷底。不过没关系…“是我…”Kidd说道。
如果不走夜路
“抱歉…”Law目光涣散,没有焦点。他觉得身体被抽空了一般,无能为力。
我就会来抬棺。
失败了。Kidd知道。他有些遗憾。本来很自信的…没法让他活着了…

谁来扶棺? 
Law再睁眼。好像经历了一场奇怪的梦。那梦…唯一的基调就是黑色…
是我们,鹪鹩说
不对…记得还有一抹红。鲜红。啊…想起来了…Eustass•Kidd…当家的…
还有公鸡和母鸡
他在哪里?Law一下子清醒过来。该死的这里是哪里…白花花的一片… 
我们会来扶棺。 
谢谢。因为你。因为有了你。你的一切…谢谢你…真的…但是你在哪里…

谁来唱赞美诗?
突然袭来的鲜红。让Law一时没有反应过来。真可悲…这个家伙居然这么不华丽的来了…
画眉说,是我
“呦…”Kidd嘲讽的看着他,Law张了张嘴,想说什么来反驳,可是一句都没说出来… 
她站在灌木丛上
“这里是哪里?”Law最后这么说道。“人死了以后去的地方…” “天堂?”
我将唱赞美诗。
“不…我们不能去天堂。这里是地狱…!”Kidd笑了起来。Law知道。新的旅程开始了…

谁来敲丧钟? 
“咱们死了啊…”顿了一会Law无趣地说道。“准确地说,你先死了然后我再死的。”
是我,牛说
“我想起来了…我被黑胡子杀了…那你呢?” Law撇了撇嘴道。Kidd咧嘴一笑…
因为我能拉牦。 
“知更鸟说,我如果能在规定的时间内从潜意识里唤醒你,你就能活…反之,我会死…”

所以,再会了,知更鸟。 
“白痴你失败了…”Law略带惋惜地说,思考着那个隐隐约约的梦,接着问道,“知更鸟…?”
空中所有的鸟
“你也不为老子感动一下…”Kidd不满地说,但是带着微笑,只是这笑有些伤感。 
全都叹息哭泣
“不是草帽的知更鸟,他们还活着…而我们…是那座岛屿:知更鸟岛。”
当他们听见丧钟
这没关系…Law放肆的一笑…他们早就习惯藐视死亡,即使这回真的来临… 
为可怜的知更鸟响起。  
是的。活着有梦想…死亡呢?地狱对他们来讲不算什么!只要有你,地狱也可以去闯。


评论(1)
热度(32)

© 翻滚在地平线上的企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