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滚在地平线上的企鹅

是个写手
和不负责随便剪的剪刀手
以及胡搞瞎搞修图的

【HP】The Best Friend(哈赫/短完/原著向)

春来秋去,过了那么多年。霍格沃茨特快列车十年如一日地飞奔于站台和学校之间,曾经的孩子已经长大,忙走于各行各业之间。

赫敏喜欢哈利,哈利是她最好的朋友。她会派自己的守护神飞到哈利家,请他经常来陋居坐一坐,哈利也会直接用飞路粉请她带着孩子们一起玩。但不管他们有多好,也只能停在最好的朋友那一步。不多不少,正好。


这一天的伦敦火车站有些奇怪,比如推着猫头鹰来去匆匆的旅客,比如在夏日炎炎还穿着长袍的一家人。

站台上来来往往的人群川流不息,赫敏用一只手紧紧抓住自己母亲的手腕往前跑着。父亲微笑着推着行李车在后面喊着小心慢点,然后在路人顾应不暇的瞬间三人消失在了墙后

这就是一切的开始。

霍格沃茨的红头火车带着风轰鸣地冲进了九又四分之一站台,四处充斥着学生们对新的一年的兴奋讨论声,家长们着急或者不舍的叮嘱声,还有行李箱磕碰地面发出“咔啦咔啦”的声响。

偏偏赫敏和周围的环境格格不入,除了她微微发亮的瞳以外,旁人完全无法看出她的开心与好奇。她冷静,安静,带着不属于她年龄的成熟,挂着一抹淡淡的微笑站在父母身旁

“好好照顾自己,好好学习,多交朋友。”父亲摸了摸她的头说道,她轻轻点了点头没有说话。照顾自己肯定没问题,她都已经11岁了,好好学习,嗯对她来说也是没问题,多交朋友……他们都是巫师吧?但是自己也是,应该也没问题!

在考虑了一番之后,其实小小的赫敏还是对未来充满了期望的。

伴着行李箱碾过地面的声音,她缓步走进车厢间,然后冲着窗外的父母挥了挥手做以告别,她看到父母局促地站在形色各异的巫师身旁,暗暗感叹了一下原来不经意间她已经来到了另一个神奇的国度。

车厢内充斥着小巫师兴奋地叫嚷声,她穿过被形形色色的人所盛满的车厢,走进了一个只有几个女孩子坐在一排的有空位的车间。当她在女孩们的对面坐定,便从箱子里抽出了一本自己早已翻过很多遍的课本看了起来。魔法世界是她所不熟悉的一个世界,她不知道自己能不能像在伦敦学校一样做到回回考第一,因为据她所知霍格沃茨学校是一个不教物理化学,不教英国历史文学,而教一些奇奇怪怪的魔咒和魔药。但是——她继续想到——她都把书全部背下来了一定没有问题。

这么琢磨了一下,她更加坚定的继续钻研着书中的道理。

车窗外的景象美的不行,夏季的翡翠绿色点缀了山路,在铁道边铺出了一道道自然的靓丽。蓝天上纯白色的云朵,带着清散的味道飘来飘去,不掺任何杂质也不带什么非分之想,只是安静地倚靠着太阳。阳光顺着窗角慢慢地挪到赫敏手中的书上,车内除了对面几个女孩子叽叽喳喳的讨论声便是她手指翻看书页的声音。

在轨道的某一个急转弯处,赫敏把书反扣着放到自己身边,打开了紧闭了一路的行李箱,拖出了叠得整整齐齐放在最上面的长袍,太阳已经逐渐向西边缓慢地移动着,可能快到了。对面几个女孩子看到她换起了长袍,便也从箱子里取出衣裳更换。接着,赫敏又拿起来了自己平放在身边的书,聚精会神地看了起来。一不小心,车内的平衡被打破,门一下子被拉开了,一个圆脸的男孩走了进来,带着一副快哭了的表情结结巴巴地说道:“请问,有没有人,看见一只蟾蜍……?”

好像不满因为男孩被中途打断的谈话,她对面的几个女生用着不耐烦的的口吻表示没有,她皱了皱好看的眉头,带着一份高傲回答道:“哦我没看见,不过我可以帮你一起找找。”说罢,她便在纳威匆匆忙忙地感谢之中走出了车厢。

之后,她看到了举着魔杖对着一只老鼠的男孩,还有她看过的所有近代魔法史著作中都会提到的那个男孩。

她一下子便认出了那个带着圆框眼镜,穿着麻瓜服饰的男孩就是哈利·波特。这对她来说不难,如果你看到的大部分书里都有这个人的名字和弘扬他击败神秘人伟大作为的事件。她想过或许能跟这个男孩同届,虽然这个男孩要比她小好多,说不定比她低一年级。在见到他的时候赫敏眼睛微微瞪大了一些,吃了一惊,但是依旧飞快地把自己要说的话一口气说完了。她怀着正常人都拥有的好奇仔细观察了对方一番,而她发现自己在观察完对方之后更加惊讶了。那个男孩并没有跟年龄相匹配的身高和瘦小的面颊,就像有人经常欺负他一样。他怀着敬畏和迷茫盯着身边男生手里的准备施展魔法的魔杖——即使那个魔法根本就没有成功。

天啊,赫敏在心中发出了感叹:这个男孩说不定还不如她了解魔法世界。

最后,在她好心的提醒下,对方两个男孩才醒悟过来要换长袍。

而她,却是在这一会时间,好像被施了遗忘咒似的,把纳威要寻找蟾蜍的事情忘记的一干二净。

当麦格教授对着那长长名单念出赫敏名字,整个礼堂都只回响着她姓尾的单音节后,她手紧紧地攥着衣角在全礼堂人静默地注视下急急忙忙走到了三脚凳前。

而在她把那个奇奇怪怪的分院帽带到脑袋上的时候,她心中的紧张感突然完全消失。她心中那份期待慢慢增加,即使分院帽的突然开口也没有吓到她。但是依旧,她忐忑的准备倾听分院帽那来自本人内心的评价。

“聪明好学,很有天分。有自己的想法……拉文克劳似乎很适合你……不,等等,我看到了难得可贵的勇气,还有对友谊的坦诚……”分院帽细细碎碎地自己嘟囔着,又仿佛是说给赫敏听的。紧接着……

“格兰芬多!”在分院帽喊出这一声的时候,她嘴角抑制不住地上扬着,感觉天花板上的星星都变的明亮了许多。她轻轻把分院帽从头顶上摘下放回到椅子上,走向了那热烈鼓掌欢迎她,还有少数人兴奋地敲着桌子的张长桌。她在一瞬间感到了一种以前从未有过的热血,就算只是一闪而过但是仍然被她铭记在心。


日子一天接一天的从梅林的指缝间滑过,霍格沃茨的天空变晴变阴再变暗。

赫敏总是独自一人坐在格兰芬多的长桌前,飞快的往面包上抹着黄油然后离开。她一个人抱着书本作业奔跑于各个教室之间,没有人会去管一个一年级的小女生。她只身一人。

她没有像自己期望的那样自由地融入新的环境。她手足无措地适应着崭新的一切,她努力地在别人面前摆出快乐自豪的姿态,她抬着头看着天,绝不低头。她是那么聪明,那么目空一切。然而事实上她并没有。

她没有交心的朋友,大家都觉得她太孤傲,知道的太多然后尽出风头。小小的格兰芬多从不像拉文克劳那样以智慧为上,也不能很好的控制自己小小的心思。有人嫉妒她,有人羡慕她,有人风言凉语,有人敬而远之。同宿舍的女孩会跟她打招呼,也会一个把另一个从她身边拉开。

把课本里的知识全部都背下来也没有她想象的那样有用。即使因为这个大家总是能听到格兰杰小姐给格兰芬多又加了多少分,却也在斯内普教授那里碰了壁。教授会用嘲讽的声音告诉她复读机才只会无谓的重复书本里的知识,即使她论文写的再多没有自己的想法也无济于事。而有些课,就算是对理论倒背如流也帮不上什么忙。这就是为什么飞行课会成为赫敏最讨厌的课。

她自言自语地告诉自己无所谓,她总会证明自己。所以她依旧乐此不疲的天天举着手,然后在同学或惊喜或不满或嘲讽的眼神下被教授或加分或表扬或批评。

她才没有在意哈利·波特看她的眼神。绝对没有。


在懵懵懂懂发生了之后的一系列事情,她意外的获得了哈利还有罗恩的友谊。她突然深刻地理解到了不打不相识是什么意思。当然,她现在可以毫不在意拉文德的啧笑声或是斯内普教授的讽刺,毕竟他们两个人会在自己微笑的阻止声下对外界一切不利于他们的事物嗤之以鼻。

对于很多年后历经风雨的成年赫敏——韦斯莱夫人——在她记忆的海洋中总有一天是那么遥远却又清晰。那一次恰巧罗恩因为论文的问题被斯内普教授留下来。公共休息室的炉火烧得正旺,一闪一烁的火光映在了旁边他们的眼里。赫敏的手臂环顾着自己弯曲的腿脚,把整个人蜷缩在沙发上,正拿着一本不知道是讲什么的大部头一字一句认真地读着,另一边哈利正一手挠着自己乱乱的头发,一手飞快地在作业纸上写着什么。羽毛笔摩擦羊皮纸的“沙沙”声响配上火炉中燃烧的“噼啪”声音,像是家养小精灵特意奏出的乐曲。

“赫敏,为什么我们要写这些无用的文章?”哈利颓废地把头抬起来,用手搓了搓鼻子,有些不满地抱怨道。

“这些文章不是无用的,它们都有用的!要不然教授也不会让我们写的!”赫敏合上书,整个人微微向前倾斜着,举起了一根手指晃动着,然后一本正经地说道。

“可是,我为什么需要知道粪石的解毒功效?我甚至都没有见过那种石头!”哈利明知故问的扯了个理由反驳着,索性把笔随随便便往纸上一摔。

“迟早会用到的!”赫敏把头发甩了甩,继续武断地表示。

“我知道普通的石头可以用来取火,建造房子,但是这种石头——”说到这,哈利有些厌恶的皱了皱鼻子,撇了撇嘴,“我知道它能解毒我也找不到它!”

出乎意料的,赫敏突然就咧开嘴笑了,哈利不知道自己说了什么好笑的事,不满的拿羽毛笔戳了戳对方,结果赫敏笑的更厉害了。

哈利干脆站起身把羊皮纸收了起来,然后说道:“哦赫敏别,我知道你学习好!但是这件事究竟有什么好笑的!”

“抱歉哈利,我只是听到你说石头能取火觉得好玩。别那副表情!我知道这是对的,我出生在麻瓜界,但是我们是巫师!你想一想如果罗恩听说我们要拿石头来取火的表情吧!或者,明天预言家日报就会报出’哈利·波特经典名言:用石头取火——这是不是一种新型魔法?’ ”

听到赫敏这么说,哈利黑色乱发下的脸在炉火的照射下更红了——这简直是——哦不他也想笑了!他迈开脚步准备离开炉旁,想赌气直接回到男生宿舍里去,但是赫敏还带着笑的面孔出口挽留了他:“好了好了,把你的论文给我看看吧,我帮你修改一下。”

他毫不犹豫又立刻转过身回去,迈开大步走到赫敏身边将已经收起来的羊皮纸递了过去,这种免费的好事他不会拒绝的。然后在她身旁坐了下来,右手撑着脑袋,在镜片的反光后盯着赫敏认真查看的样子。

她棕褐色的卷发此时因为火光的影映,竟同时拥有着淡黄色,金色,棕色和深褐色等不同的颜色。她时不时用手撩开垂挂在额前挡住自己褐色眼瞳的头发,眼里没有了平时的犀利只盛着温柔。

“哈利啊你上课的时候都在听些什么啊!这里斯内普教授特意强调了!还有,你到底有没有注意药材的拼写啊!”

哦,去他的温柔。哈利听到之后颇为无奈地揉了揉眼睛,打了个哈欠对赫敏带着歉意的说:“斯内普他除了强调我的鲁莽还强调了别的什么吗?哦亲爱的赫敏真是太感谢你了,你说有你这么棒的朋友让我怎么好好学习!”

赫敏愣了一下,紧接着微微笑了笑,有些得意还有些羞涩地抿了一下嘴,保持了沉默没有再说什么,手中的笔落在了哈利的羊皮纸上,刷刷地修改着他的错误。

哈利双手交叉直接趴在了赫敏的桌子上,怀着好奇心随便一页摊开那本厚书摆在自己前面,开始用手翻看着她的书籍。

“你是怎么做到把这些无聊枯燥的知识全部记在心里的呢?”哈利看了一两页就把书合了起来推到一边问着赫敏。

“纪伯伦说过:‘从工作里爱了生命,就是通彻了生命最深的秘密。’”

哈利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然后突然说道:“纪伯伦是不是那个诗人?!”

赫敏脸上严肃的神情僵了一下,显得有些诧异,但还是点了点头,似乎没有想到哈利也知道这个人。纪伯伦出名是出名,但那是在麻瓜界,而且即使是在麻瓜界同龄人中也不一定有人能知道他。然而哈利张了张嘴,好像也惊讶于自己居然猜对了,然后他笑了起来,说道:“我记得达力11岁生日有一件礼物就是这个人的书,佩妮姨妈想让他感受一下生活中的哲理,结果达力看都没看一眼那本书就把它甩出了门外,所以我就偷偷捡了回来。要知道,我能看到的书并不多。”说完他还有些遗憾的耸耸肩,但是嘴角还残留着一丝笑意。

然后赫敏便饶有兴致的谈论起了纪伯伦,哈利也能不时的插上几句。论文早被冷落在了一边,安静的躺着桌子上倾听他们的谈话。就像在陌生的魔法界找到与曾经的连接一样,赫敏侃侃而谈,哈利那带着最纯真善良的心,也能最朴实地理解那一条条不带魔法却胜似魔法的道理。那出自哲学家口中的魔法世界。

赫敏把嘴张开想说些什么,但是突然的——

“斯内普那个讨厌的人把我留了那么晚!我还要写他那该死的论文…… ”罗恩的抱怨声从公共休息室门口传来,由小变大。之后哈利就和罗恩开始一起控诉着斯内普的种种劣迹,赫敏则又重新安安静静的捧着自己的书坐在旁边。

那天炉火旁温暖的记忆就像曾经不会动的相片一样,印在了他们心里。带着火焰的温热,带着灰尘的天真。那是只有他们知道的纪伯伦,也是只有他们知道的回忆。

事后赫敏再想起曾经的过往,不知怎的突然想到纪伯伦也有说过:“友谊永远是一个甜柔的责任,从来不是一种机会。”她便只能带着美丽又遗憾的微笑摇着头感叹道:或许这责任来的太甜太柔,甜蜜的不像责任,温柔的不像责任。她一下接受不起,此后便也再没有接受的机会。

她总是到了关键时刻却匿了声,从来没有说出过她想说的话。从她将药水喝下转身穿过火焰,没再多说什么,只带着自己的祈愿回到之前走过的种种。然后走出图书馆而随之消失的半个学期,恢复后那带着激动带着真心带着感激与哈利的拥抱。甚至她与他回到过去,展望曾经。还有她徘徊于罗恩和哈利的冷战之间,然后摇身变为舞会上靓丽的存在。不管未来多么不可预设她一直守护在哈利身边从未放弃也从未离开,最后他的痛,也是她的痛。


夜晚像是被梅林不小心泼上了墨水一般,暗的看不见一丝光亮。帐篷内的宁静不属于帐篷外狂风的呼啸。

食死徒带着伏地魔冲破了保护他们的屏障,猩红的瞳孔在苍白的面孔上不甚明显。一道绿光击中了哈利……

腾地一下,赫敏从床上直直地坐了起来,胸口猛烈的起伏着,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她点亮魔杖下床看了一眼依旧熟睡的哈利,轻轻跺着步子走到了帐篷外。神经质地把帐篷周围的一圈魔咒又重新加固了一遍。然后安安静静地坐在了帐篷前。

外面没有狂风,没有食死徒,也没有发红的眼睛。天空上的星星闪烁不定做着夜晚的梦。地上的野草随着微风拂动着,一片祥和。就像没有死亡,没有邪恶,没有战争。

她听到背后传来的脚步声,猛一回头看见哈利一边紧着自己的衣扣,一边向她走来。她悬着的一颗心慢慢放了下来,挤出一个别扭的微笑。

“刚刚我听见有动静,就发现你不见了,所以出来看看。”哈利略带倦意地解释道,看了看洒满月光的大地,在赫敏身边坐下。

“我没事,你回去接着睡吧。”赫敏双手抱着膝盖对哈利低语着,这样的噩梦从他们逃亡在外已经不知道做过多少回了。

“都已经醒了……你又做噩梦了吗?别怕,现在他们还找不到我们。”哈利轻声安慰着赫敏,在收到对方信任的眼神之后宽慰地点了点头。

他们就一直坐在外面,一夜无言。而当天边山崖那里缓缓地吐出了鱼肚白,赫敏起身拍了拍衣服上的灰尘,挥舞着魔杖把帐篷收好,然后对着哈利说:“走吧我们换一个地方。”哈利没有异议地帮着她解除魔咒,然后极有默契地牵住对方的手开始幻影移形。

那段时间就像两个人精疲力尽却还不得不互舔伤口一样,罗恩的消失更是给这种情况雪上加霜。他们没有精力去多想人与人之间复杂的关系,而对他们而言这样的关系仅仅是共存那么简单。但是真的是仅仅两个字便可以涵盖的吗?他们没有时间去细想,也从未想过那更深一层。

很久之后,赫敏再从同样的噩梦中惊醒时,只见身边的罗恩呼吸地平稳。


已经过去19年了。这十九年里,她和哈利的关系平平淡淡,没有人想过跨出那一条线。心知肚明却又从来没有说破,不然对他们来说,将是又一场战争。

后悔吗?赫敏没想过。可能对他们来说,这样足矣。


END

——————————————————

收录于哈赫同人本《Forever》

欢迎勾搭w

评论(10)
热度(102)

© 翻滚在地平线上的企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