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滚在地平线上的企鹅

是个写手
和不负责随便剪的剪刀手
以及胡搞瞎搞修图的

【Jewnicorn/TSN】时空旅人1(ME/rps/不定更)

Jesse Eisenberg喜欢Andrew Garfield,就像身为Mark的他喜欢Eduardo Saverin 一样。

不过这可能也仅限于喜欢了。


Jesse Eisenberg是一个时空旅行者。

与其他时空旅行者不同,他每一次发生穿越的时候,来到的不是不同的时间,而是不同的平行世界。

这个能力直到Jesse16岁的时候才出现,之前他就和其他人一样,上学,玩耍,哭。其实哭这一条不能怪他,他有分离焦虑症,而那时候他还小。

哦对,他还会演话剧。他甚至都决定要成为一个演员。


Jesse Eisenberg是一个时空旅行者,正职是演员。

这两样事情几乎是同时进行的,他刚刚得知自己要接到自己的出道作品之后,他就穿越了。

一开始的瞬间只是觉得头重脚轻,紧接着世界都跟着旋转了起来,比坐过山车还有过之而无不及,真是欢脱得可以。

等他迷迷糊糊站定之后发现他正站在打开的门前,前面有个比他大一点的男生在和一个女孩做着什么运动。他们都没穿裤子。他“啪”一声把门关在了自己面前。之后他才知道这个人是他所谓的“哥哥”。

Jesse费了好大劲才弄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这个世界不是他知道的世界。

即使是家教良好的他在得知自己的处境之后还是忍不住骂了一句。他略显焦躁地拿手卷着自己的衣服,好了这下自己的分离焦虑症可能又犯了。这里没有什么他的熟人——至少没有Jesse Eisenberg的熟人。他所谓的“家”也一团糟,他甚至没有办法说出来自己其实不属于这里。

不是说他不想说出这个事实,而是他不能。就像某种奇特力量控制着他的语言一样,当他想讲出Jesse Eisenberg这个名字的时候,他压根发不出声音。同时Jesse也不能说出任何跟“穿越”、“时空”等有关的词。

除了纠结自己该如何回去的事,他还十分担心自己在这个世界消耗的时间耽误了自己在原本世界的影视工作。那是他第一个要接的作品啊!但是16岁的Jesse Eisenberg只能困在这里抱着自己的脑袋痛苦着。他的一举一动经常都像被安排好了一样,他会出现哪个地方实施哪个举动。不过他也有自由的时间,夜深人静的时候他想怎么闹都可以——只要没有人在意他。

就当Jesse终于适应了这样的生活,他再一次感到头重脚轻世界旋转。他重新回到了自己的世界。

几乎是立即的,他跑到自己家里拿起了报纸,时间还是他离开的那一天,他什么都没有错过。

Jesse松了一口气,而在他拿到自己要参演的剧本的时候,他差点把讲稿摔了出去。这与自己之前的经历简直一样。直到对完台词他还是恍恍惚惚的,之后他上网搜了搜这个剧本,完全原创。

所以这就是自己穿越到了即将要拍的剧里了吗?Jesse努力消化着这个事实,叹了一口气。


而之后很多年这种事情还会时不时发生,不是每一次都会在接到剧本之前发生,还有在接到剧本之后:比如Zombie Land. 他一开始还以为是因为情节太危险怕他死在另一个世界,所以等到演完之后还没有穿越的他欢天喜地到电影院去看了自己的表演,然后他就穿越了。

噢,那里的僵尸可要比演员装的真实得多。

好不容易努力到最后死里逃生的他还是被僵尸咬了。

对没错,他被咬了。被咬的一瞬间他穿越回来了,震惊之余还心疼了一下另一个世界的自己。

所以自己在另一个世界死了也没事。

得知这件事他还是挺开心的。


在参演The Social Network之前,他一直都很控制在异时空内自己的感情。最开始的他很慌乱,来不及去想自己和别人的关系,等到他终于适应了这种时不时的穿越生活,他开始小心翼翼地把握着自己和另一个世界人的关系。

Jesse可不希望自己在一个再也不可能回去的地方和别人有什么纠葛。

他会疏离礼貌地对待那些女孩子,即使在不得不与他们亲吻的时候他也尽量不带感情。对他来说其实很容易,他内心里也有些小小自豪,就好像很满意自己严谨控制着的度一样。

直到他出现在了The Social Network里面。


那是在见过导演遇上Andrew对过台词之后,他很喜欢这部剧,甚至头一次有些希望自己能够来一次时空旅行,去真真切切感受一下这原本的轨道。

然后他的确来到了那里,他是Mark,穿着那件GAP套头衫,坐在Kirkland宿舍里敲打着键盘。感谢于他作为旅行者的特质,即使没有任何关于程序员的专业知识,他依旧可以根据这个时空他所掌握的东西自动写出那么几十行代码。

他听到Dustin在叫他的名字,他知道自己都不用回头去答应,自己只需要努力演出一个毫不在乎外界的人就好。

“Mark,这个party据说有好多学校里的知名人士都要来……”

“不去。”

“……哈佛投资协会主席也会参加,你不去……”

“一会见。”Jesse,或者说是Mark依旧没有回头,打断了对方答应了下来。

这个时间线可能Mark还没见到Eduardo,不过没关系,就像安排好了的那样,他们总会见面,总会成为朋友,总会分离。


就如同大学所有聚会一样,五颜六色的酒精、吵闹喧嚣的音乐和歇斯底里的学生。Mark坐在角落,不安地左右转动着身子。他只是想见一下Eduardo而已,又或者自己不应该这么心急。轻叹了一下,他抿了一口手里的果汁。

“Hi,这里可真热闹不是吗?”男孩晃着自己的酒杯坐到了Mark身边,沙发往下陷了一下。

“是的。”看到来人,Mark轻点了一下头,快速简练地回答着。

“你不去吗?”他拿着酒杯的手冲着人群嘈杂的方向偏了偏。

“不,不去。我就不应该来这个聚会,我是说,我本来不想来的。”像是为了缓解紧张感一样,Mark又喝了一口果汁,“你不是也躲到这边来了?”

对方咧开嘴笑了笑:“是的,我好不容易逃出来,再喝我就经不住了。噢对了,我叫Eduardo Saverin……”

“哈佛的投机协会主席,我知道。Mark,Mark Zuckerberg,我的名字。”

“很高兴认识你!Mark!”Eduardo伸出手,对方犹豫了一下,还是握住了他的手。

一个大大的笑容在Eduardo脸上绽开,棕褐色的眼睛里盛满了笑意,他跟Mark道了再见,很快地隐匿在灯红酒绿的人群中。

Mark一直看着对方的背影消失,伸手够向杯子想再喝一口果汁,却一不注意打翻了它洒了自己一身。

来了聚会,认识了并不陌生的陌生人,还湿着带有苹果汁的衣服往宿舍跑着,很好,这一点也不Mark。他这么想着,打开了宿舍的门。

他之前查过Mark和Eduardo的资料,也算是认识Andrew。而当他所知道的Eduardo带着Andrew的表情出现在他面前,与他交谈对他微笑的时候,他却有些迷茫:自己究竟是Jesse还是Mark,他该以什么样的姿态生活在这个世界里呢?他不知道。

但是这个世界依旧会按照它应有的顺序进行,不带感情,不带迟疑。


在图书馆相遇过,在校园里碰到过,一来二去他们也成了熟人,有时候出入成双。Dustin啧着嘴说Mark你变了很多啊,Chris很友好地告诉Eduardo说谢谢你帮我们照顾Mark。

当然,Mark一如既往地努力做个混蛋。Eduardo要等他下课,会帮他提书包,给他送忘记带的课本还有随手给他买红牛。不过Eduardo觉得作为朋友帮下这些小忙也是可以的,而且他对所有人都很好,所以他从无怨言。

不过Mark似乎真的有些改变,他会在因为对方等他而飞速说一句抱歉,在对方帮他提书包的时候小声嘟囔着谢谢,在接到课本和红牛的时候说辛苦了。不过他依旧会让对方干这些事,也不知道Mark心中是否真的充斥着歉意。

可是Jesse心中是有歉意的。他不能肆意改变Mark的性格也不能阻止两人见面,这样时空会整个混乱掉。但是一想到很久之后他们会对薄公堂分道扬镳,他就觉得这对Eduardo是不公平的。

因为现在Jesse才意识到,这个世界的Mark和Eduardo与他所知道的真实世界的亿万富翁不同,而且也不同于他和Andrew将会演绎出来的角色。这个世界的Mark和Eduardo是独立的存在,是只属于他们自己的存在。

这里的Mark会理智地做出自己的决定而尽量不掺杂任何感情,甚至他不会后悔。但是Eduardo没有做错什么,他没有在Facebook上面瞎登广告,没有对Mark不予理睬。他一直都是最关心Mark的人,而Mark会亲手把他推了出去,甚至可能不带一丝抱歉。

他能做的只是一点点弥补,偷偷地补偿,让那一刻来临的时候他能够少一点内疚。


“Wardo.”Mark坐在宿舍的床上把电脑放在膝盖上,背靠着床头手上敲打着自己也不认识的代码叫了一下那人的名字。

正在看书的Eduardo停下翻书的手,转头看向了他:“嗯?”

“我们是朋友吧?”深吸了一口气,他还是语速飞快地这么问道。

“当然是,怎么了?”Eduardo这下彻底放下手中的书本,坐直看着Mark的侧脸。他一直觉得Mark的侧脸是男生可以拥有的最好的角度。从卷卷地探出前额的头发,额头到挺直鼻梁的角度,然后是嘴唇到下巴线条。哦天,自己在想什么!他慌乱地移动了眼神,也错过了Mark看过来的视线。

他不想回答这个问题,所以只是盯着屏幕耸了耸肩,都没有停下输入代码的手指。他的余光看到对方盯着自己,视线像是要把自己烧着一样,他忍不住看向Eduardo,却发现对方已经移开了视线。

其实Jesse没想那么多,只是问出来了罢了。他想或许这就是Mark的性格也说不定,直来直去,明白所有的为人处事可却不愿意应用。毕竟哈佛大学心理学的教授讲的很彻底,他迷迷糊糊记着笔记也能很好的明白。

只不过与此同时他开始焦虑起来,他已经认识Eduardo半年多了,他在这个世界呆了半年多了。可是他连Erica的影子都没有见到过,他仔细算了一下时间线,如果要一直呆到电影结束的时候,可能还要有一年两年。他不清楚自己具体要待在这里多久,也不知道自己之后如何适应回去的生活。

认真的,谁会在别的地方旅行个好几年?更何况是时空旅行。


TBC

———想给每个喜欢的演员都写一个这样的脑洞————

目前是无差但是想到之后发展,还是打上ME的tag吧。

同时爱他们两个人w

欢迎催更和勾搭

评论(4)
热度(47)

© 翻滚在地平线上的企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