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滚在地平线上的企鹅

是个写手
和不负责随便剪的剪刀手
以及胡搞瞎搞修图的

【记忆大师】酒(雷沈/短完/不清水也没肉)

 拉灯了因为不会写肉,有小伙伴愿意接梗请随意

——————————————————————  

    沈警官不喝酒。
    这句话,是雷子告诉那些对他师父有非分之想女孩子的。不是说他不能喝酒,局里聚餐上面来人,该敬的酒都敬,也不见他有推脱。但是除了那种场合,他没见过师父喝酒。
    他也不是没有问过原因。有一次结案之后,他拎着一大箱啤酒去找沈警官庆祝,本来是抱着要把对方灌醉的心态,最后自己却被滴酒未沾的师父给迷迷糊糊带回了家。醒来之后自己崇拜的师父镇定地坐在阳台抽烟,他身上穿得还是昨晚那件衣服。
    自己也不知道在遗憾什么。
    那之后年轻气盛的雷警官就给自己定了一个人生目标:逼着师父喝酒。
    这绝不是一个容易的目标,有时候想来简直比破案还难,毕竟破案还有沈警官帮着他,而喝酒却是对方万万不愿意去沾的事情——比起这个他更想知道对方为什么不喜欢碰酒。

    沈汉强不喝酒的原因很简单,但他不想让任何人知道。
    他爸以前总是家暴他的母亲,喝完酒更甚。年幼无知的他总是认为是酒精使得他变成这个样子的,虽然稍微大了一点以后知道这就是他父亲性格使然,依然不能改变他心目中对于酒类的排斥。
    而最近他觉得自己徒弟有点问题,老是约他出去吃饭。对方老是嚷嚷着要请客,可沈汉强本着照顾后辈的心态还是每次都抢着付了钱。雷子也不知道是抽了什么风,锲而不舍地偏要天天找他吃饭。大概这样了一个月,他把自己徒弟叫到面前,问道:
    “你对我有意见吗?”
    雷子一脸惊慌,连连否认:“没有啊,我怎么敢!”
    “那你天天找我吃饭,是因为有话说不出啊,还是食堂饭不够好吃啊?”他用手敲敲桌子,靠在椅背上打量着对方。
    “其实吧,没那么复杂,就是想知道师父你为啥不喝酒啊?”踌躇了一下,他还是直话直说地告诉了面前看起来格外严肃的人。这一下沈汉强乐了,他说就这么大点事你还费心找我吃那么多次饭?不知道的以为你对我有意思呢!
    雷子不服气地把脖子一梗,说:“人家外面喜欢你的小女生都想约你去酒吧,我说你不喝酒她们偏不信,我也就帮人家问问!”
    沈警官用手糊了一下对方的后脑勺,当即就说行啊你早点告诉我不就得了,今晚师父请你喝酒。他看着自己徒弟一下子就亮了的眼睛,在心里骂了一下他的没出息,脸上却满满的都是笑。

    晚上见到雷警官的时候,沈汉强差点没认出来。对方穿着西装打着领带,不知道的还以为要参加什么宴会呢。
    “你小子搞什么?”他看到自己徒弟一脸紧张,脑子里想到了什么,“你不会是第一次去酒吧?”
    雷子没有回答,涨红了脸。沈警官想那应该是了,他叹了一口气,走到对方面前,在他来得及后退一步的时候抓住了他的领带上部,帮他把领带紧了紧,在两人相隔只有五厘米的地方直视着他的眼睛说道:
    “来我家吧。”
    
    雷子去过沈汉强家不少次,但是西装革履地进门还是第一次。他不想在自己师父面前表现地像个未经尘世的傻子,但显而易见他失败了,还不止一次。他一进门就懊恼地把领带和外套都扔到了沙发上。
    他师父才不管他内心的纠结,进屋随手把外套搭在了椅背上,但是还没把双肩枪套拿下来就走到冰箱边上打开了门,从里面拿出了几瓶看着就很高级的红酒。
    ???
    说好师父不喝酒呢?
    “我一般是不喝酒。”他把酒倒进杯子里转身递给了雷子,像是看到了他的疑问一样解释着,“但是家里还是得备着几瓶以防万一。说不定哪天上级要来家里不好招待也不是办法对不?你看今天这酒不就管用了吗?
    “哦还有一点,这酒催情。”
    喝了一大口酒想压压惊的雷警官呛着了。他把杯子放到桌子上开始咳嗽,在师父好心地拍着他背的时候他还下意识地想躲。
    脸已经烫得不像他了,他抬头看到依旧冷静自持的沈警官微笑地看着他,突然就觉得不应该。
    他不应该在师父面前失态,他不应该提起喝酒的事情,他不应该喝酒。
    可是他已经喝了,所以接下来的一切都没有关系吧?如果师父说了那是催情的话……
    雷警官吻上了沈警官的唇。
    沈汉强没有反抗,相反,他很配合地帮忙加深着这个吻。对于他来说雷子还是太青涩,而这是之前一步步错误的结果。可是谁在乎呢?他想着,使劲感受着来自青年嘴里酒香的气息。
    他太美好了。
    对于沈警官的生活来说,雷子大概是他最羡慕的人。有一个完整美满的家庭,一个精明但是偶尔犯傻的头脑,还有好多朋友。光是第一点就值得他艳羡一辈子了。而这样的男孩却总是跟在他后面,一口一个“师父”地叫着。甚至关心他超过了应有的界限。那他稍微逾越一下,也是可以的。
    对于雷警官来说,他正在上他最崇拜的人。他不太清楚崇拜是不是喜欢,也说不明白为什么自己能对着一个男人硬到不行。但是他的确正在操那个破案时严肃认真,连眼神都像是在诱惑自己的师父。是那瓶酒,他这么说服自己。
    
    在两个人都射过之后,沈汉强告诉把脸埋在衣服里都不敢看他的雷子,那句“这酒催情”就是他开得玩笑。
    “哪有酒催情啊?你是不是奇怪的东西看多了啊?”
    雷子把自己脸埋得更深了。


——————————————

只是想看傻了吧唧青涩稚嫩的徒弟上有魅力又成熟的沈警官。

其实我是all沈

请各位太太多产粮(肉)。

笔芯。

评论(8)
热度(58)
  1. 阿废废翻滚在地平线上的企鹅 转载了此文字
    我天哪第一次这么可爱的小雷雷(雾)了 好好好喜欢!!

© 翻滚在地平线上的企鹅 | Powered by LOFTER